酸刀刃

恩…

不管怎么说 平哥一开始改变想法把欠揍人设的咔酱变成爆炸人设的咔酱的时候一定没想到他未来会被这么多人激情抹布(不) ​​

【轰爆】wasted days

*小孩子叙事方式
*无意义的设定
*破旧自行车(我不说就不会被发现那种
ooc属于我 美好属于轰爆
(如果被伤害了双眼我可以给你做眼保健操(?

硝化甘油气味的手指一根根展开,像是他下一秒就会把空气掀出个几百米远,那双手的主人却浑然不觉。
“出久,我会永远站在你这边,在战胜你的同时永远支持你。”
半红半白的发丝被风吹的轻轻扬起,轰少年真挚的眼神透过碎发直白的戳进出久水汪汪的双眼里。
“嗯”,他笑着,声音里莫名携裹着一丝硝烟,“但恐怕最后成为最强英雄的,是我才对!”

所谓朋友,就是无论何时都要站在你的身后。不知道爆豪胜己从哪里听的这句话,但若有人问起朋友的定义,这是他习惯的标准答案。
但那个半边混蛋居然在这方面跟他想法一致了……没能忍住的爆破声表明了他的恼怒,可他心里又有些被抢走一部分自我的失落。
该死的半边混蛋。
请容他表明,他绝不是那种故意偷听别人秘密的人。他只是恍然游荡的时候撞见了这二位。那二人并肩离去时他早已不管他们说什么了,他只是有些惊讶于自己的情绪波动,明明只是一番交友宣言,与自己无关的那种。
何况无论是什么人与什么人结盟,或决裂,那都与他无关。
手指有些凉,他看着手心,他的嚣张已被自己熄灭。

金粉般漂浮的尘静静晒着夕阳,总被绿谷出久称为“咔酱”的男孩推开房门甩下背包径直走向卧室床铺,整个人躺了上去。
细细的呼吸声反而显得世界无甚喧嚣,他的心脏平稳跳动,他的双手充斥着凉意,他就一动不动的陪世界安静了十多分钟。
身体有些暖了。自心中涌起的疲惫感这才慢性格的顺神经与血液向身体一寸寸渗透,他倦怠的蹭着枕头,金色的发丝延续这份静谧的感染,软软的散着,夕阳给他的头发上打下了一圈橘红色的光圈。

如果仔细看他,会发现他的嘴角有些过分的红。

是撑坏了。

被轰。

“半边混蛋…”
爆豪胜己自嘲的感觉到他内心空落的那一块居然早已被急切的推搡与喘息间的刺骨炙热填满,而他的嚣张与他的气焰,也一并归回原位。

“连这里都是凉的……啧,你真是个怪物。”

女孩子涂起来都会显得妖异的黑色指甲油在他的身上意料之中的合理。
轰难以想象自己会有形容这性格好似时刻上着膛的男孩“妖异”的一天。

心脏的跳动声混着各自不明意味的喘息声,换言之,谁也说不清楚一切是如何开始的。

“我,烫不烫?”

金发的男孩难以自控的问着。

没办法,他好似发烧。

与他距离负值的那身体的主人已经说不出成句的话。
极致的温差在某些事情上足以带来极致的官能冲击。
盛满了沸水的冰玻璃杯势必分崩离析。

喘息间,他只是按着他的脖颈,复又进了一寸。

顺手擦去了爆豪胜己的眼泪。

(……这都是什么啊摔!(有碍观瞻特别抱歉……

哈哈哈哈哈哈叮~
cr.微博@ oceanview

拜托了 哪位太太 快写几个双生吧_(:з」∠)_

章熙 liberty

ooc名单:端木熙
病娇(轻微)端木 不喜勿入
这不是第一章 前面还有一章
废话结束

1.

脱离了荷尔蒙飙升中心,粉丝激动的声音在后台听来总有几分遥远与不真实。经过换装间,眼睛一瞟就见服装师在忙碌的为一会儿要上台的朋克女孩最后一次整理衣角,旁边拿麦克的工作人员调完音眼疾手快终于冲破服装师的阻隔把麦给她别牛仔裤后腰上了。

不远处一姑娘在墙边怎么也拉不上裙子拉链,弄的脸颊通红。朋克女孩注意到后甩下身边人大步流星走过去捏着拉链一扽一提立马解决问题,“放轻松”,她说。

再往前是熙熙攘攘的休息间,蛮大的,仨落地窗直白的杵在工业风的水泥地上,对面是黑夜中显得黑漆漆的海,偶尔起个风浪,海面上就会闪起细碎的光。

助理们难得闲着,都坐在桌边啃着水果玩手机。一大群漂亮又才华横溢的音乐人倚在长沙发上玩着他们爱玩的成人游戏小蜜蜂,经纪人们一边恨铁不成钢一边摩拳擦掌的准备下一轮就参战。

这个时候,一个银白色短发黑色卫衣的少年侧身进了房间。他没有太多表情,也没有发出声响,可从房门附近的人开始,他身边所有人包括化妆师歌手门外的粉丝工作人员都无一例外的将目光停留到他的身上。你能听见无数个“好帅啊他好帅啊”“omgomgomg这人怎么长的”“我不想拍我爱豆了我只想拍他”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与小幅抽气的声音,可他个高腿长的从长廊一头走到屋子里仅仅用了五秒钟而已。

一瞬间能获得所有人的关注与赞叹,只能说有的人,天生就是巨星。

负责照顾各位歌手的助理甜甜接了杯水递给他,“渴了吧?快喝点水。”

他点点头接过来,乖乖巧巧的回了句是渴了,谢谢甜甜姐,怕不够真诚还要命的给人扬起一个微笑。

没骨气的廖甜甜立刻呼吸一滞双眸含情捧着心口踉踉跄跄跪安了。

因为长的太好看的关系,很多人第一次见端木熙自动就跟他保持一米开外的安全距离,不是他多高冷,他就是自带与一般人不一样的二般人气场,跟凡人不是一境界的。这会儿这软软黏黏的样子把旁边看戏的一干人都惊了,心说你这小子看着独步天下的居然是这么个奶团子,就这么呆在这圈子里你家里人心真大。

焦点人物习惯了周围人的怪异,他回头招呼着他的助理:“大表哥,快来。”

一个身高跟他不相上下的高个胖子小心翼翼拎着一揽子星巴克跟好利来的袋子,气喘吁吁挤进来,忙忙活活的给大家发冰美式和一口一个的小甜点。

端木熙也接过来七八个袋子,还没想好从谁开始发起,自来熟的一群饿狼就一哄而上把所有赃物瓜分个彻底,边嚼边埋怨自己助理咋没人家这么体贴,然后得到助理一记白眼(๑•̀ㅂ•́)و✧

“雪中送炭雪中送炭!”,一个星星眼的小男孩捏着一个小圆饼干往嘴里送最后一块,挣扎着穿他闪亮亮的皮外套,“我正饿着找不到东西吃呢哈哈,谢谢端木哥,快到我了,我去准备上台了,端木哥,各位,一会儿见~”然后冲大家摆摆手笑的眼睛弯弯。

他其实应该在化妆室的,但是把他拉扯大的哥哥姐姐都在这屋,他就按捺不住找过来跟他们玩了一会儿。

这小子,越来越虚假了,好几位跟他关系好的都在笑他愈见成熟的说话方式。

端木熙咔吧咔吧眼睛,拎着最后一袋吃的找到沙发空着的角落坐了下来。他把手机攥在手里,也没看,也没准备别的,仿佛在等着什么。

他没等到微信的提示,没收到一条信息。

门口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端木熙就在里面么?”

端木熙几乎是立刻站起身拎起袋子向大家告了别赶在那人进屋之前就朝他奔了过去。

“章轩!”眼前的人带着仿佛永远不会消减的温柔看向他,端木熙下意识就想要抱抱他,但他家章轩只是普通男孩见面那样跟他对了下拳头撞了下肩膀,揽着他走。端木熙有一小点点失望,肩膀也有一瞬间的僵硬,但他表面上没表现出来,还把自己手里的小袋子亲昵的塞到章轩手里。

可他控制不住的想,明明以前我们见面都会抱一下的,是不好意思了吧…果然长大了就做不了那么亲密的动作了。

章轩边走边跟端木晃着他的应援棒,“是小星星的呢!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星星来着,你说闪闪亮亮的很漂亮。”

端木熙看他一脸傻笑的样子,心想我还是不要揭穿喜欢小星星的明明是你了吧。

我喜欢太阳。

to be continue

别看这两天人少,过段时间人会越来越多的,大护法很好看!≧∇≦